海底捞上市未来有忧 或引餐饮赴港上市潮

www.pj55.com

2018-10-04

  在呷哺呷哺()登陆港交所近四年后,海底捞()终于上市了。

  9月26日上午,这家备受瞩目的餐饮界“航空母舰”股票开盘即上涨了%。 截至上午9点40分,市值一度突破1000亿港元大关。 不过,其后海底捞就开始持续下跌,截至9月28日午盘,其股价维持在港元/股,市值为867亿港元左右。

  根据海底捞9月24日公布的配售结果,此次其全球发售亿股,发行价每股港元,每手1000股,申购一手需万港元。

  据悉,海底捞此次上市募集的资金60%将用于开设新的餐厅。   “海外市场会是我们接下来非常关注的一个地方。

”发布会当天,海底捞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公司今年会开设180家到220家门店,其中15到22家在海外。

  事实上,此前已有消息指出海底捞加拿大门店已经在筹备中,针对其海外扩张的规划等问题,《国际金融报》记者9月25日下午发去了采访邮件,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或引餐饮赴港上市潮  显然,资本市场对海底捞是有所期待的。

  不过,上市首日海底捞并未实现股价的大幅上涨。

截至9月26日收盘,其股价报港元,涨幅为%,此后甚至持续下跌。

  海底捞此前已经公布了配售结果。

其中,其于中国香港公开发售获适度超额认购,国际发售方面则是获大幅超额认购。

  值得注意的是,海底捞的基石投资者阵容也较为强大。

其中,高瓴基金和Greenwoods均已认购万股股份,MSAL及MSIMInc.、SnowLakeFunds则已认购万股股份,WFAsianSmallerCompaniesFundLimited已认购万股股份,合共相当于全球发售后公司已发行股本总数约%。   对于目前的估值,海底捞方面认为是合理的。   “非常感谢投资者在今天对我们展示出的信心,港股现在处在一个波动时期,我们取得了一个很好的开局。 基于未来发展和详细规划,海底捞会长期为投资者带来更好回报。 ”上市会上,海底捞相关负责人接受采访时表示。

  CIC灼识咨询执行董事赵晓马指出,从资本市场的角度来看,具有亮眼的财务数据和良好品牌形象的海底捞就是餐饮界的火锅“独角兽”。   目前海底捞的PE值已经超过50,远高于同行业的呷哺呷哺以及行业的平均估值,这种短期的市场情绪会主导市场走向,但是从中长期来看,海底捞能否用业绩撑起股价,并且有足够的能力承受资本的考验还尚不得知。

  《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目前在港股上市的内地餐饮企业包括唐宫中国、国际天食(上海小南国)、味千、呷哺呷哺等。

此次海底捞上市的开局表现会否引发又一波餐饮企业赴港上市潮?  赵晓马指出,港股的融资环境较为宽松,并且今年港股迎来了25年以来的上市制度改革,进一步降低了企业IPO的门槛,因此有不少内地企业登陆港交所。   “但是,由于市场大势不佳和新股密集等原因,赴港上市的新股破发率大幅提升,如果餐饮企业尚不具备较高水平的管理运营能力以及抗风险能力,此时贸然跟风赴港上市失败的可能性较大。 ”赵晓马如是表示。   海外开店畅想  海底捞创始于1994年,据称创始人张勇以4张桌子起家。

凭借一手创立的海底捞,张勇、舒萍夫妇以50亿元的财富排名2017年胡润富豪榜第825位。   根据海底捞此前披露的信息,此次赴港上市所募得的资金60%将用于为公司的部分扩充计划提供资金,20%将用于开发及实施新技术,15%将用于偿还贷款融资,5%将用于公司运营资金。   据悉,按照规划,海底捞在2018年将开设180家到220家新的餐厅。 2018年上半年,其已经开设71家新餐厅,其中63家已经到达初步月度收支平衡。   上市当天,在回应门店密度增大会否带来单店翻台率下降等问题时,海底捞前述相关负责人并未直接给出答案,其表示,“火锅是整个餐饮行业非常易于标准化、复制化的品类,我们觉得火锅市场在全世界足够大,有足够空间容纳我们的市场。 ”  和很多餐饮品牌一样,海底捞也有其海外市场扩张的“野心”。

海底捞联合创始人施永宏早前曾表示,在覆盖韩国、日本、新加坡、美国等市场后,其未来还要去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市场开店。   根据26日当天海底捞方面的说法,今年海底捞要在海外开设15家到22家门店,但其并未透露具体市场。

  有分析人士指出,最近几年海底捞的扩张速度加快,在营收快速增长的同时,其翻台率在一些市场略有下降趋势。

在一年开设近200家门店的目标之下,海底捞承受的压力不言而喻。

  “中国的商圈里面餐饮店非常多,海底捞开店要考虑地理位置、店铺大小等多种因素,并不是想开就能开的。

海外市场的开店涉及的因素就更多了,所以挑战还是不小的。

”该人士如是表示。

  行业进入集中期  目前,萦绕在火锅行业周围的还有挥之不去的“后厨危机”问题。   本月,有消费者爆料其在呷哺呷哺山东潍坊泰华店吃出了一只老鼠。

随后,呷哺呷哺立即作出官方声明。 而在2017年8月末,海底捞北京劲松店被曝光后厨老鼠乱蹿。 海底捞更是一天发出两次声明,宣布了包括暂时关停两家涉事的门店、主动向政府主管部门汇报事件进展等一系列整改措施。   这样的问题也存在于企业于海外开设的门店中。 海底捞此前的招股书中就有披露,今年2月份,新加坡的一家餐厅因徒手处理食物及销售不净食品被扣12分后,被新加坡国家环境局暂停营业两周并罚款。

  中国食品产业评论员朱丹蓬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不仅仅是火锅领域,食品卫生是整个中国餐饮行业存在的问题和挑战。

“在食品卫生的监管上,餐饮企业如果实行高标准一方面很难招到人,另一方面想要用高薪激励带来的成本又难以承受,高激励、高惩罚的措施在餐饮行业很难实施”。

  “后厨危机”频频出现的火锅行业目前正处于快速发展阶段。 尽管已成为餐饮业第一大品类,但不得不说的是,和整个餐饮行业一样,这一细分领域的集中度亦不高。 有机构测算指出,2012-2016年,五大连锁火锅品牌的市场占有率有所上升,但始终较低。 2016年,预计前五龙头的市场占有率为%。

因为格局仍旧较为分散、品牌众多,火锅这一领域的竞争一直格外激烈。   “火锅行业历经了初始起步、数量扩张、规模连锁化、品牌提升的阶段,目前进入市场集中期的阶段。 ”赵晓马指出,随着市场饱和度的增加以及人们对火锅的消费水平及要求的不断提升,火锅行业已掀起了一波“关店”热潮,而此次行业龙头的海底捞赴港上市,将会借助资本力量进行战略扩张和技术开发,高速扩张门店数量,并且向三四线城市下沉。   赵晓马表示,业务规模的扩大将会进一步挤压其他中小火锅品牌的生存空间,因此火锅行业将会迎来再一次优胜劣汰的行业洗牌,只有抓住时机进行差异化战略的火锅企业才能生存。

(责任编辑:王惠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