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医生多点执业落地最大阻力

www.pj55.com

2018-11-09

  每逢周末,在全国各大机场可以看到很多步履匆匆的名医,他们利用休息时间奔赴全国“走穴”行医,被称为“周末飞行医生”。

    “浙江出台的医生多点执业征求意见稿,就是要让这些‘周末飞行医生’行为合法化,让不同层次医生到不同执业地点开展相关的医疗活动,解放医生生产力,让医生资源得到充分利用,使他们的工作价值得以体现。

”浙江省宁波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院长麦一峰告诉健康界,浙江在医生多点执业改革方面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作为一家拥有近300名高级职称医生的医院院长,麦一峰是医生多点执业政策的拥护者,曾多次公开表达对该政策的支持。 在《浙江省医师多点执业实施办法(征求意见稿)》制定过程中,麦一峰是向主管部门建言的浙江医院院长代表之一。 麦一峰指出,虽然医生多点执业仍面临诸多困难和挑战,但已是大势所趋。

他告诉健康界,《浙江省医师多点执业实施办法》最终版预计2015年上半年对外公布。     医生不能为了赚钱而赚钱    健康界:浙江此次颁布的医师多点执业征求意见稿有哪些突破    麦一峰:可开展多点执业医生的职称原来要求副高以上,现在要求中级就可以,且只需第一执业地点备案;执业地点原来是两个,现在不限制;副高以上不备案,可到任何医疗机构执业;专门拿出一个工作日让医生多点执业。

    健康界:浙江医师多点执业正式实施后,哪些医生将成为首批多点执业者    麦一峰:副高以上、临床经验比较丰富的医生会成为主要多点执业者,常见病、多发病领域的高级职称医生会更受其他医疗机构的欢迎。     健康界:医生多点执业在执行过程中,需要特别注意哪些方面的问题    麦一峰:这可从第一执业医疗机构和医生两个角度考虑。

    每家医院情况不同,一些医院的品牌科室在一定范围内很有影响力,其医生受其他执业地点邀请的机会增多。

基于此,第一执业地点医疗机构的管理层要做好以下几方面工作:全面统筹安排,涉及医院学科发展、人才梯队等内容,做好人才储备,保证本学科工作稳定有序的开展;细化医院内部管理,对进行多点执业的医生制定考核标准。

比如根据他们往年的工作量,明确他们每年在第一执业地点完成的临床、科研、教学任务。

这是一个基本的考核,必须要完成。     对参与多点执业的医生而言,也必须要考虑以下几个问题:第一,做好职业生涯规划,推动所在学科发展。 多点执业有助提高医生收入,但是医生也不能一门心思去赚钱,应该设定好未来在临床、科研、教学等方面的目标,处理好个人职业发展与多点执业的关系,处理好各个执业地点工作的轻重缓急。

尽管医生在进行多点执业时无需第一执业地点批准,但是如果第一执业地点本学科高级职称医生很紧张,那么医生再到其他医院执业时双方要提前做好协调和沟通;第二,多点执业医生也要遵守第二执业地点、第三执业地点的相关规章制度,从医疗安全角度做好相关工作。     在医生多点执业开展过程中,难免会涉及到医疗风险。

多方执业地点对此要事先做好约定,提前在机构间区分好。

    健康界:医生多点执业落地的最大阻力来自哪里    麦一峰:我个人认为最大阻力是体制和公立医院院长。     从体制层面而言,医生是“单位人”,如果纯粹地把他们变成“自由人”,有一定难度。

在此过程中,可以采取分步骤的做法逐步实施。 如果像欧美国家一样,从国家层面做根本性变革,把医生完全解放出来,使他们成为“自由人”,很多事情可能就盘活了。 但是受制于目前医生是“单位人”这个体制所限,医生在进行多点执业时待遇、社保等需要多个执业单位共同协商。

    公立医院院长之所以会阻扰多点执业落地,主要是因为医生在第一执业地点的工作已经处于超负荷状态,面临巨大的门诊量、手术量。

医生在身体透支情况下进行多点执业,医院院长很担心医生的身体安全以及病患的安全。

    健康界:多点执业在具体执行过程中,医院的绩效考核体系将发生哪些变化    麦一峰:医生开展多点执业后,医院的绩效考核体系必将发生变化,要根据医生多点执业情况核定其工作量。 按照上级主管部门要求,执业医生的多个执业地点要协商分摊其人力成本、培养成本,包括社保等。 未来将会出台具体细化措施。

    发挥行业协会监管作用    健康界:浙江此次发布的征求意见稿提出副高以上职称医生可以自由执业,业内人士很关心医生自由执业能否落地,您如何看待该问题    麦一峰:自由执业的提出,说明浙江计生委的思想是开放的。 但是要真正实现副高以上医生的自由执业还是有相当大的难度,这要求第一执业地点的医院统筹考虑,做好薪酬、人力、绩效体系、人才梯队建设,同时医生也不能为了赚钱而赚钱,在开展多点执业的同时做好自身学科建设。     如果政府行政主管部门真的把解放医生劳动力当做一件事情来抓,自由执业是能够成功的。

现在大陆医生被患者和社会所诟病的是“大处方、乱检查、收回扣”,其实20世纪60、70年代我国台湾地区医生的情况跟我们现在类似:公立医院占主导,医生收红包、回扣现象很严重,后来进行改革,允许医生自由执业,让他们获得额外收入。 同时,台湾地区通过医师协会进行监督,加强医生自律。 如果有医生触犯了行业规定,而且是社会所不能容忍的,他们会被举报给台湾医师协会,该协会定期向社会公布被举报的医生。 在此过程中,台湾医生的收入翻了6~10倍以上。 这一改革让医生获得了高收入,这一高收入得到了社会的认可,因为患者获得了更便捷、优质的医疗服务。     其实,台湾的做法值得我们借鉴。

政府主管部门应该也看到了这一点,提升医生的合法收入,取缔他们的灰色收入。 通过这些措施,才能在社会上营造一种积极向上的良好氛围,让医生有尊严的执业。

    健康界:大陆行业协会如何借鉴台湾医师协会的做法,更好的发挥监督作用    麦一峰:目前,政府部门和行政主管部门的干预较多,行业协会发挥的作用太少。 今后,行业协会要做更多工作,包括医生的行业准入、专科培训等。

    现在我们在这方面仍有所欠缺,目前医生晋升的通道是升职称,主导权掌握在行政部门手里。 应该多发挥行业协会的监管,如果目前医院接受行政命令的方式慢慢过渡为由行业协会监督医院和医生行为,那医生自由执业就更有希望。